本周推荐

民商法律网 > 法律新闻 > 资讯 > 医药公司原总经理自建9个小金库 为防调查销毁账目

医药公司原总经理自建9个小金库 为防调查销毁账目

发表日期:2018-07-07 | 来源 :民商法律网| 点击数:

医药公司原总经理自建9个小金库 为防调查销毁账目

庭审现场

  大肆贪污腐化,涉案金额巨大;为维护既得利益,唆使下属“上访”。山东省莱芜市检察院以贪污、受贿等6个罪名对山东省莱芜市医药公司原总经理张敬贵提起公诉,日前该案二审宣判——

  9个“小金库”换来10年牢灾

  2017年12月,经山东省莱芜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莱芜市中级法院以贪污、受贿等6个罪名对山东省莱芜市医药公司原总经理张敬贵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十个月,并处罚金31万元。对二审判决结果,张敬贵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威胁”下属

  1965年6月出生的张敬贵,37岁就被提拔为莱芜市医药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起初,他意气风发、雄心勃勃,带领大家把公司打造成了全省医药系统效益最好的企业。

  然而,伴随着企业的壮大,他唯我独尊、蛮横霸道的另一面也潜滋暗长。遇到同事提意见,他直接用“不干就滚蛋”怼回去;对公司决策这样严肃而重大的事情,他竟然儿戏般地说“在酒桌上议一议说不定就有灵感了”。

  “我可是省医药集团管的干部。”对于对他提意见的职工,张敬贵是标榜加威吓。而对于上级,面对新来的党委书记,他千方百计不让进门,甚至换掉办公室的锁,迫使对方调离,并公开声称“和那些人尿不到一个壶里”。

  结果,短短几年,市医药公司的资产和业务逐步被转到由张敬贵持股的公司,下属国企甚至变成了负债6100多万元的空壳。如果再晚调查半年,通过破产改制,他们将完成侵吞国有资产的计划。

  2015年12月31日,张敬贵落马。两年后的2017年12月25日,该案在莱芜市中级法院终审宣判:张敬贵贪污833万余元,受贿18.3万元,职务侵占42万余元,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6.5万元,国有公司、企业人员滥用职权犯罪数额为2572万余元,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犯罪数额为2.57亿余元。

  靠山“吃”山

  张敬贵运用手中权力大肆敛财可以说是淋漓尽致,他把公司当作予取予求的钱袋子,肆意贪腐。譬如,他买车、买房、儿子上学等都使用了公款。

  2007年至2010年期间,其子张某在上海、沈阳读书,所花费的4万多元,就走了公款账目予以报销。当他儿子提出要购买奥迪A6L时,他让下属购买了5万元的卡,变现成4.6万元后支付车款。张某准备买房时,他又如法炮制,多次巧立名目、公款报销。

  除了为子谋财,张敬贵还用公款为亲属、同学的消费“埋单”。2011年春节前,他去看望姑母,并给姑母1000元,回头就走了公款账目报销;2013年,其母翻盖老宅,张敬贵出了8万元,回头也是走的公款账目;甚至在2015年10月大学同学聚会时,他共花了2.2万元,还是公款报销。此外,他买摄像机花的1万元、在养生会所消费的1082元、买画还信用卡的5万元,也都是变相通过公款报销。

  经审理后查明,张敬贵最大的一笔贪污款为778万余元。原来,2004年11月至2006年9月,莱芜市医药公司投资建了一座六层综合楼,准备经营酒店和超市。2006年6月,他决定由市医药公司中层以上人员投资成立贵都商城,自己出资169万元,控股51%,成为实际控制人。楼建好后,他又作出决定由贵都商城经营该综合楼,每年租金为96万元。截至案发,市医药公司共收租888万元。经莱芜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市医药公司应当向贵都商城收取租赁费1666万余元。也就是说,张敬贵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通过国企少收租赁费的手段非法占有了778万余元。

  张敬贵不但大肆攫取国有资产,还把手伸向了职工的工资。比如,他要求职工每人办理一张贵都商城的购物卡,每月从工资中扣除100至200元进行充值,强制消费。7年间,共克扣职工工资561.14万元。

  篡改凭证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张敬贵诸多的犯罪事实中,“小金库”是一个绕不开的词。张敬贵在下属公司搞了9个“小金库”,把药品返利、虚高价格入账、虚列费用等产生的钱都纳入其中。5年时间里,这些“小金库”隐匿了4190万余元,而应当归属市医药公司的共2572万余元,使得国有资产遭受重大损失。实际上,这些“小金库”就是为他服务的,比如说他买了一套房,需要交3.6万元的契税和维修基金,这笔钱正是从“小金库”的公款中报销的。

最新法律知识

法律专题

栏目排行

  • 婚姻
  • 劳动
  • 交通
  • 五险
  • 其他
法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