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商法律网 > 法律新闻 > 热点 > 中产家庭的“老漂”:为照顾孙子孙女 先北漂后杭漂(3)

中产家庭的“老漂”:为照顾孙子孙女 先北漂后杭漂(3)

发表日期:2018-02-02 | 来源 :民商法律网| 点击数:

赖大伯提到,“他们(子女)商店里不去,都是网购,连吃个饭都是外卖进来了。尤其是像我们在农村里待惯的老一辈比较节约一点的哦,他们好像觉得无所谓。比如女儿女婿觉得晚饭不好吃,一下叫个外卖进来,用掉一百多块钱,我爱人会想,超市里买个菜做做不是便宜嘛。”

郭凤琴也收到了儿子的一份礼物——扫地机器人,儿子希望她可以轻松一点,机器人干活的时间母亲就能歇一歇。但郭凤琴觉得机器效果不好,还费钱费电,不如自己弯着腰扫地拖地来得好。

对于年轻人来说,在工作中习惯了提高效率和最大程度地解放劳动力,就会不由自主把观念挪到八小时以后的生活里。

“他们对时间成本考虑的跟我们这代人还不太一样。比如说我帮她买了扫地机器人,她不用,这就是一种无言的抵触。我非得强制地要求她全部配合,她的抵触情绪会更大。”孙泽夺说。

老人会不约而同地说起与儿女的作息时间不合拍,“他们晚睡,我们也睡不着。”

中产家庭的“老漂”:为照顾孙子孙女 先北漂后杭漂

对此,孙泽夺也有体会。“有时候你说让他们早点睡,他们可能也会操你的心,他们可能就是被动的,作息时间由原来的九、十点延迟到十一点甚至更晚。”

有时候他知道要加班,提前通知父母让他们早点休息,但父母即便进屋睡觉,也会给他留一盏灯。他常会被这种温暖的守候感动。

有次回家快一点半了,他本想轻手轻脚进门直接睡觉,没想到母亲走出房门说担心他饿,一定让他吃点东西填填肚子。“我就一直说不用那么麻烦了,我随便整点饼干什么东西吃一下就行了,他们还要给我做一个面,让我吃一下。结果吃完收拾好两点多,他们才进屋睡觉。”

郭凤琴每每看到加班晚归的儿子总忍不住唠叨几句,还是身体最重要,尽量少加班,有限度地加班。心里也是心疼孩子为这个家付出的努力。

过客与常客

孙泽夺印象很深的是,去年年末,母亲特别沉重地对他说,身体前年是一个样,去年是一个样,今年又是一个样。

早先孩子不管怎么闹,母亲还能撑得住,去年楼爬得太高她已经说吃力了。

有次周末儿子和儿媳都出门了,郭凤琴跟老伴心急火燎地带发烧的孩子去看病,却发现伸手打不到车,尽管远望出租车顶灯还是绿色,到了近处司机会跟她摆摆手示意拒载。一公里的路虽不远,她和老伴轮流抱孩子,步行几十分钟才到医院。到了医院,她放下孩子直喘气。

“老漂”们和他们的孩子都抗拒去想象疾病的出现。

赖大伯谈到“老漂”关心的问题,总绕不过异地医保。通常情况下,在“漂”的城市里就医,“老漂”们需要回老家才能报销医药费。

郭凤琴有次腰疼,如同忍着不问儿子手机如何使用一样,她惯性地忍了一段时间疼痛才告诉儿子。她的老伴也是一样,牙疼得不行,到最后忍不住了才跟孩子说,希望他帮忙捎些止痛片。二位老人都有过隐瞒病情的前科,孙泽夺坚持带父亲去看牙医,父亲执意不去,“说吃止疼片两三天就好”,两人为此还吵了一架,最终以老人自己去买了几盒止疼片收场。

中产家庭的“老漂”:为照顾孙子孙女 先北漂后杭漂

孙泽夺觉得自己挺不孝顺的,“有时候我想坚持的一些东西,在我父母认为比较麻烦的时候就会坚持不下去,这种坚持的事又不好拿捏,因为你不知道坚持带来的伤害大(指吵架),还是这事情本身带来的伤害大(指买药,不就医)。”

他不敢去想父母如果身体垮了,会给家庭带来怎样的灾难。

2010年的时候,他父亲患过一场病。他独自坐在病房外哭了一回,那种感受好像就在眼前,“自己都将近快30的人了,那个时候就真的感觉到父母是老了。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我父亲一直是身体很健康的那种从小在我的心目中,忽然有一天发现他需要住院了。”

最新法律知识

法律专题

栏目排行

  • 婚姻
  • 劳动
  • 交通
  • 五险
  • 其他
法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