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商法律网 > 法律新闻 > 热点 > 中产家庭的“老漂”:为照顾孙子孙女 先北漂后杭漂(2)

中产家庭的“老漂”:为照顾孙子孙女 先北漂后杭漂(2)

发表日期:2018-02-02 | 来源 :民商法律网| 点击数:

郭凤琴就知道,孤单的不是她一个人,城市规则的变化也能轻易让“老漂”慌张起来。有老人刚来杭城时,无聊就踩个自行车,从杭城的这头到那头。凭市民卡骑公共自行车一小时内免费,他就快到一小时还车,换一辆车继续骑。

也有老人在附近的超市逛一圈又一圈,他问人特价区在哪里,别人说着他听不懂的方言。结账时营业员让老人手机扫码领红包,他把捏着的现金放一边口袋,战战兢兢摸出那个配在皮带上的老爷机。

聊天室的活动时段本是赖大伯最忙的时候,退休前,他是老家一所小学的老师。两年前来杭后,他每天的任务就是接送孙子上小学。老伴比他早来十年,已经有了熟悉的圈子,每天早上会雷打不动去跳广场舞。

郭凤琴去年学会使用了那个叫做微信的绿色图标,这是她联络儿子和儿媳的方式,“他们上班忙,也不太方便给他们打电话。”她前一阵刚学会发语音,之前拼音打起来慢,好久都没问别人有无其他输入方式。

现在远方的朋友偶尔给她发篇微信上的文章,她觉得有意思就会问,“你说他们发来的消息都是从哪找来的?还会放音乐呢。诶,我怎么给别人看呢?”

活动室每周三下午两点到三点半活动,正是“老漂”的空当时间,吃完了午饭,家里的孩子还没放学。老漂的活动时间遵循幼儿园或小学的作息与节假安排,孩子开学了就活动,孩子放假了就暂停。整个2017年,他们活动了42次。

能陪伴家人的日子,算也算得出

2014年,郭凤琴就计划过完年到杭州照顾孙子。但令她纠结的是,家中老母卧病在床,姊妹六个轮流伺候母亲,“各家都有各家的事,谁能一直替你,他们有的在工作,还有自己家的事情。”

直到2015年的2月1日母亲病重入院,五天后突然去世。当年3月,郭凤琴跟老伴一起去杭州照顾孩子,她偶尔会想,“当时是不是妈故意给我让步,让我去孩子身边。”

让父母成为“杭漂”,孙泽夺有自己的考虑。

“之前在北京工作时,有次同学对我说,‘泽夺,我们现在在外头工作,一年可能回家七八天,我现在20多岁的在工作,我工作30多年,可能30年,我父母就已经老了,或者是已经不在了,我能在家跟他聚的时候,算都算得出来。’”

“当我们没有一个量化的时候,觉得我们在外工作二三十岁的时候,我父母才五六十,我可能还能陪伴他们二三十年,其实这种陪伴不是真正的陪伴。”孙泽夺觉得无法在北京买得起房,给父母和妻子、孩子一种家的感觉,所以才破釜沉舟,辗转至杭城重新开始。

中产家庭的“老漂”:为照顾孙子孙女 先北漂后杭漂

孙泽夺是独生子,所以当2015下半年妻子小景告诉他怀了第二胎的时候,他想的是“肯定得生下来”,“虫虫比较内向,我们也希望能再有个孩子陪伴着他一起成长,不会孤单。”

听闻这个消息,郭凤琴当时一下子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有点着急地生了气。“要第一个孙子的时候,就跟我媳妇说了,咱们就要一个孩子,我媳妇当时也没有反对……”

郭阿姨最后妥协了,“当老人不能太固执,也不能管得太多。只要他们高兴,自己累点不算啥。”

孙泽夺承认,互联网公司的工作压力很大,他忙时经常加班到深夜。他甚至无暇考虑多要一个孩子可能让父母增加多少辛劳。

到他自己第一次单独带娃,才尝到了其中的苦头。

孙泽夺公司的亲子活动可以带上虫虫去上海迪士尼乐园,父子俩去了,计划是从早上九点玩到晚上九点。孩子玩四个小时后体力就跟不上了,孙泽夺中间喂他吃饭,照顾他喝水,担心他跑丢、哭闹或者上厕所。回来之后他就跟母亲抱怨说带孩子太累了,说着说着哭了,“也没人帮帮我,抱着可累。”郭凤琴心疼儿子,却只能宽慰说人家也要带自己的孩子,都累的。

他那时才意识到,“我仅仅是一次嘛,就带了一个,而对于我的父母可能是每天的一个常态。”

聊天室活动时,老人们会不由自主地聊起与子女相处和两代人观念上的差异。

最新法律知识

法律专题

栏目排行

  • 婚姻
  • 劳动
  • 交通
  • 五险
  • 其他
法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