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商法律网 > 劳动纠纷 > 工伤 > 职工抢救超过48小时后死亡,人社局认定不属于工伤,法院判重新作出认定

职工抢救超过48小时后死亡,人社局认定不属于工伤,法院判重新作出认定

发表日期:2017-12-07 | 来源 :民商法律网| 点击数:

围绕一起职工死亡工伤认定,人社局与法院产生分歧——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法院撤销其决定,人社局则再次作出决定,依然不予认定工伤。


争议焦点

工伤认定以脑死亡时间还是心肺死亡时间作为死亡认定的标准。


案情简介

医院职工突发疾病救治无效死亡

2016年5月5日18时左右,蒋玉玲迟迟没有到家,电话也无人接听,王坚着急了。19时40分左右,王坚终于在建阳第一医院办公楼审计科办公室找到了蒋玉玲,她向右侧躺,蜷腿,倒在了办公桌旁,意识不清,呼唤不醒。王坚说,蒋玉玲做了20多年的护士长,长期工作在手术台一线。最后这几年,蒋玉玲发现自己年纪大了,眼睛开始昏花,便主动提出调岗。2016年年初,她被调入医院审计科。面对躺着的蒋玉玲,王坚不敢妄动,马上拨打急救电话。很快,救护人员将蒋玉玲送到急救科。


建阳第一医院《病程记录》显示,“2016年5月6日20:50,蒋玉玲呈深昏迷状态,双侧瞳孔散大固定,无自主呼吸,暂停呼吸机后心电监护见末梢血氧饱和度持续降低,依靠静脉泵入多巴胺、多巴酚丁胺维持血压,深浅反射均消失。”医院依据脑死亡诊断标准,作出蒋玉玲脑死亡的诊断判断。《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有人提醒过王坚,抢救时间超过48小时可能无法认定工伤。王坚说,但全家人都不肯放弃。之后的三天,蒋玉玲靠呼吸机和药物维持着血压与心跳。直到9日晚,王坚到ICU探视,眼前的一幕让他感到无力回天——蒋玉玲身上密密麻麻的针眼,已无法愈合;长时间卧床,背部也出现溃烂;手臂僵硬冰冷,“怎么呼都呼不暖”……最终,全家人忍痛决定放弃治疗,拔除呼吸机。5月9日21时40分,建阳第一医院宣布蒋玉玲临床死亡。


法院审理

一审法院:脑死亡应为死亡时间界定标准

2016年5月18日,蒋玉玲所在的建阳第一医院向南平市人社局申请了工伤认定;6月6日,南平市人社局作出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南平人社局认为,蒋玉玲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视同认为工伤的情形,“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决定不予认定工伤。南平人社局的认定依据是心肺死亡时间,而王坚认为应该以脑死亡时间作为依据,“脑死亡已是不可逆状态,且在法律规定的48小时抢救时限内,应予以认定工伤。”


2016年8月15日,王坚向南平市延平区法院提起对南平市人社局的行政诉讼。判决书显示,本案各方当事人对蒋玉玲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送往医院抢救,医院在抢救过程中出现脑死亡和心肺死亡两种状态,并无异议。庭审中,工伤认定以脑死亡时间还是心肺死亡时间作为死亡认定的标准成了争议焦点。


2017年2月,南平市延平区法院在判决书中称,本案中蒋玉玲的死亡时间是以心肺死亡还是以脑死亡时间作为判断标准,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同时也没有相关的禁止性规定。延平区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是为了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且脑死亡为不可逆状态。“不论从人文关怀角度,还是医学学术角度,将蒋玉玲脑死亡时间作为本案工伤认定的抢救无效死亡的时间界定标准,更符合人情和学理。”综上,法院认为南平人社局作出认定的过程及认定的事实均明显不当,应予以撤销,责令其在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南平市人社局没有在判决书送达后的十五日内提出上诉,判决生效。王坚觉得总算松口气,没想到事情远没有结束。南平人社局第二次做出不予工伤认定的决定后,王坚前往人社局讨说法。  


人社局申请再审被驳回

今年5月8日,王坚接到通知,南平人社局仍认为蒋玉玲工伤事实不清,向南平中院申请再审。

最新法律知识

法律专题

栏目排行

  • 婚姻
  • 劳动
  • 交通
  • 五险
  • 其他
法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