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中国盲人男孩将入世界知名音乐学府,曾被劝学盲人按摩_民商法律网 
民商法律网 > 法律新闻 > 动态 > 18岁中国盲人男孩将入世界知名音乐学府,曾被劝学盲人按摩

18岁中国盲人男孩将入世界知名音乐学府,曾被劝学盲人按摩

发表日期:2018-08-07 | 来源 :民商法律网| 点击数:

18岁中国盲人男孩将入世界知名音乐学府,曾被劝学盲人按摩

母亲带王子安(左一)通过触摸感知植物。

  王子安永远忘不了那个下午,盲人学校的老师用很平静的语调,向这群有视力障碍的少年宣告:“好好学习盲人按摩,这是你们今后唯一的出路。”

  “怎么可能?!”这个双目失明的男孩觉得自己突然“被推进无底的深渊”。在盲人学校的楼道里来回走了许多圈后,10岁的他决定和命运打个赌,用音乐为自己找条出路。

  去年12月,凭着出色的中提琴演奏,18岁的王子安收到了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他将于今年9月前往这所世界知名的音乐学府。眼下,他正在加紧学习英语。

  再把时间拉回到王子安10岁的那一天,从盲人学校回家后,这个男孩“惊诧又愤怒”地向父亲描述在学校的经历。“你的双手拥有选择的权利,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父亲表情严肃,提高了声调。

  王子安4岁时,父亲就说过同样的话。那时,只有微弱光感的王子安拥有一辆四轮自行车。父亲握住他的手,带他认识自行车的龙头、座椅、踏板。王子安最喜欢从陡坡上飞驰而下,他甚至尝试过骑两轮车,但有一次栽进了半米深的池塘。

  从5岁开始,用双手弹奏钢琴,是他最幸福的事。88个黑白键刻进了脑子里,他随时想象着自己在弹琴。遇到难啃的曲子,老师抓住他的小手在琴键上反复敲击。指尖磨破了皮,往外渗血,他痛得想哭。

  “看不见怎么了?我的人生一样充满可能。”王子安用手摩擦着黑白琴键,使出全部力气按下一组和弦。

  他有一双白净、瘦长的手,握起来很有力量。他从不抗拒学习按摩,只是,他讨厌耳边不断重复的声音:按摩是盲人唯一的出路。

  在父母为他营造的氛围里,王子安觉得自己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小孩。他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也和他们一样坐地铁、看电影、逛公园。即使被别人骂“瞎子”、被推倒在地,他也只是拍拍身上的土,心里想“瞎子可是很厉害的”。

  2012年,王子安尝试参加音乐院校的考试,榜上无名。不过,他的考场表现吸引了中提琴主考官侯东蕾老师的注意。

  “音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面试时,侯东蕾问王子安。

  “生命!”这个考生高高扬起头,不假思索,给出了最“与众不同”的回答。

  半年后,侯东蕾辗转联系到王子安的父亲,说自己一直在寻找这个有灵气的孩子,希望做他的音乐老师。

  这位老师忘不了王子安双手落在黑白琴键、闭着眼睛让音符流淌的场景,这本就是爱乐之人该有的模样。

  听从侯东蕾老师的建议,王子安改学中提琴。弦乐难在音准,盲人敏锐的听觉反而是优势。

  老师告诉他的弟子,音乐面前,人人平等,只需要用你的手去表达你的心。

  但这个13岁才第一次拿起中提琴的孩子,仅仅是站姿,都会前后摇晃,无法保持身体平衡,“当闭上眼睛,空间感消失,身体的平衡感会减弱”。为了苦练架琴的姿势,王子安常常左手举着琴,抵在肩膀上好几个小时,“骨头都要压断了”。

  最开始,他连弓都拉不直。侯东蕾就花费两倍三倍的时间,握住他的手,带他一遍遍游走在琴弦上。

  许多节课,老师大汗淋漓,王子安抹着眼泪。侯东蕾撂下一句“吃不了这份苦,就别走这条路”。

  母亲把棉签一根根竖起粘在弦上,排成一条宽约3公分的通道。一旦碰到通道两边的棉签,王子安就知道自己没有拉成一条直线。3个月后,他终于把弓拉直了。而视力正常的学生,通常1个月就能做到。

  但他进步“神速”。6个月时间就从中提琴的一级跳到了九级。

  学习中提琴之后,他换过4把琴,拉断过几十根弦。他调动强大的记忆力背谱子,一首长约十几分钟的曲子,通常两三天就能全部拿下。每次上课,他都全程录音,不管吃饭还是睡前,他总是一遍一遍地听。好几次他拉着琴睡着了,差点摔倒。

最新法律知识

法律专题

栏目排行

  • 婚姻
  • 劳动
  • 交通
  • 五险
  • 其他
法律新闻